搜尋此網誌

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我深刻的感受到了聖經的虛妄!!

在 Godard.bbs@bbs.ntu.edu.tw (小彌賽亞) 的文章中提到:
: 我認為回信者有意無意的迴避了sendoh的問題:見證神的話!!

Dear Godard: 平安!
我倒不認為他們迴避了sendoh的問題,因為sendoh的問題“到底多少的信徒敢勇於誠實的承認:神的話對他本身而言毫無虛謊,充份應證呢?”基本上可能必須要在一些前提下才可能回答。首先如同前面幾個網友題到的我們必須先了解上帝的話的真義,如果我們不知道上帝話語的真義我們如何談祂是否虛謊或者是否充分應證呢?而且如果我們要以聖經為依循,那在我們所遭遇的事上上帝的帶領到底是什麼呢?

我想你一定有聽過這樣的事,當一個人遭遇困難或問題時,這時我們週遭的人或者教導者大致可能會有兩種建議或教導出現,我想兩種都是可以充分的引經據典的;第一種就是他們會跟你說,感謝主!上帝一定是要大大使用你,因為此刻正是你的曠野期,上帝要藉著環境試煉你、雕塑你,所以啦!這是主的美意你必須靠主剛強,主必賜你足夠的力量勝過一切的試煉,主的恩典試夠你用的。第二種就是他們會強調上帝是慈愛的,所以只要你相信抓住上帝的應許,甚至先相信上帝已經成就了,如此這些困難上帝必為你解決。

當然一定還有許多其他的建議或教導,但問題是這些建議到底哪一個才是上帝對我們所遭遇事情真正的旨意呢?因此就一個相信者而言,如果我們無法先搞清楚上帝對我們所遭遇的真正旨意或帶領,我們要談上帝的話語是否在我們身上是否充分應證可能是比較奇怪一點。當然就一個尚未相信或尚未接受信仰者而言,那可能又是另外一個課題了。

因此對於sendoh的問題,我倒是以回答另一個問題來回答。在信仰的過程中是否曾對所信者充滿疑惑、不解呢?我想我必須承認在這個過程中,我對於我所信者還是有許多的不解,我對祂的認識實在太有限了。

: 我要誠實的說:我曾經是一個基督徒,但我深刻的感受到了聖經的虛妄!!
: 我聽過太多的見證:這大部份是在心靈上的悔改和更新,也有一部份是身體疾病的: 醫治,或許令我跌倒的是後者,我有一位長期臥病在床的親人,她從不信至信主受洗,
: 此後的七八年,她熱切的盼望主的醫治,她每日勤讀聖經,傳道人和她自己的禱告中,
: 無一不在讓她有著深厚的信心:神會醫治她!!甚至她也先後突破種種攔阻,去參加醫
: 治特會,在會上,那醫治的牧師奉主宣告她已得醫治!但她的身體卻是毫不留情的逐漸
: 凋零,終於最後痛苦的死去!!在她患病的過程中,我亦深信她必會蒙主醫治!我們靠著主
: 的應許,常禱告祈求,即使在她死後到出殯的期間,我仍信主能醫治她!(和那禁食禱告至
: 死者的教友一樣可笑吧),只因這幾年信主的領會,告訴我主必要施祂醫治的大能!但我
: 最後崩潰了......
: 我知道有人又會說:神是不可賄賂的,所以不要以為禱告就能”換取”神的醫治,或是我
: 們用聖經的應許向祂求,是在試探祂.....我知道控訴他人,或是指責他人是容易的,
: 但這些人又如何領悟像我這般失落者之被捨棄般的感受!! 或許我只能說:我不是蒙
: 揀選的人吧!

很高興而且佩服有人願意將他自己信仰的經歷勇敢且誠實的告白,因為讓自己攤開在眾人面前剖析是那麼的不容易啊!因為我們都很願意且勇敢的去剖析別人或別人的問題,卻不太敢或願意誠實的面對或被人剖析自己的問題。

看了你的經歷後,我只能講講我個人的感想與有限的領受,願與你分享。我在想啦!一個人能對主有那樣的信心(不論是你的親人或你)那真是非常難得且美的一件事,因為我們週遭可能沒有多少人能有這樣持守的心志。

我想上帝一定非常悅納你們這樣對祂持守的心志,我深信此刻您的親人目前正安息主懷與主高興歡喜的在一起。

我想我也要在此跟你分享一個聽來的故事(實際內容我已記不太清楚,我僅就我所記得的說出來,你就姑且聽之),這是發生在國外有關於一個患重病瀕臨死亡,深受身心靈摧殘的一個主內的弟兄姊妹的故事。同樣的在他週遭有許多「愛」他的弟兄姊妹不僅幫助照顧他並迫切的為他禱告求主醫治他,有一次在醫院裡情況真的很緊急了,因此他教會裡的牧長與多位弟兄姊妹更加迫切並且禁食為他禱告祈求。是的,在眾人的禱告祈求下,這位弟兄或姊妹終於被救了回來而且最後也出了院。但是當事人也就是這位患重病的弟兄或姊妹怎麼說呢?都是他們這群弟兄姊妹壞了事, 本來在那最危急的時候他看見了主來接他,而且他們正攜手喜樂走向要去的地方的時候,忽然主回頭看,祂看見有一群人正跪在這位弟兄或姊妹的病床旁,他們正迫切的求主醫治這位弟兄或姊妹,主因顧念他們所以又讓這位弟兄或姊妹回到了地上,或許這位弟兄或姊妹的肉體必須繼續承受病魔的摧殘。

我想我們當然深願我們的親人健健康康的活著,我們當然不願看見我們的親人受病魔所侵襲,所以我們求主醫治。但我想主要醫治的不僅僅是肉體的醫治,因為這一切都要過去,他所要醫治的應是全人的醫治,應該是靈魂體的醫治。我在想啦!醫治“與上帝關係“可能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惟有與上帝的關係恢復與得醫治,那可以常存的信、望與愛才能根深在我們裡面。真的!我是深信此刻你的親人一定與主同樂,因為他已經回到他永遠的家了。

說起「到家」,我要與你說另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發生在國外的一個傳道人的身上。這個傳道人他一生為主傳道、探訪、關心、教導、造就....,可說是一個為主擺上自己的傳道人。可是有一次當他出國完成主的事工搭船回國,在到達港口時他看到了有樂隊與儀隊以及許多人等候正準備歡迎船的到來,當然他深知這些人要歡迎的並不是他而是同船的一位政府重要官員的歸來。這時他心中頓時有一股落寞由然而生,他突然對他自己所做感到很不值,他覺得他所做的好像沒有人知道因為不曾有如同這些歡迎這位官員般的場面或回應,頓時一些以往所承擔的、為主所受的種種都浮現在心中不禁潸然淚下。就在此時,在他的心中有一個清楚的聲音正向他說話,“孩子,這位官員受到這樣的歡迎乃是因為他已經到家了。等你真正到家的時刻那歡迎你的場面將會比這官員超過千萬倍。”

是的!我們都還沒有真正的到了家,在這條回家的路上或許我們會遇到許多的困難或委屈,但我深信在那我們真正到家的時刻,天父必準備好那上好的等我們,並張開雙手迎接我們的到來。

願上帝祝福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