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8月15日 星期六

聚會時查考聖經的原則與方法

底下文章乃節錄整理家庭教會建立手冊裡,一些查考聖經的原則與方法,希望可以成為弟兄姊妹聚會時查考神話語時的參考!

     如果教會要快速倍增,就不再能耗上幾年來訓練一位聖經教師了。往往,一名新基督徒只要短時間以後,就能帶領某件事。保羅也面臨這點――在某些情況下,他很快就換地方了,例如在腓立比,他只「住了幾天」(徒十六12)。因此,我們需要運用一種能讓聖經自行教導的方法,甚至最年輕的基督徒也能用這方法來帶領。

    有些教派基督徒往往強調優秀教導的重要性,這就沒抓到重點了。不可少的是:人們真心誠意地學習並且應用聖經到日常生活中。統計數據顯示,我們藉由
積極參與所學到的,遠比光是聽講而學到的還多
。 科學家告訴我們,我們對於所聽到的內容記得百分之二十,對於我們看見又聽到的內容記得百分之五十,對於我們聽到、看見、然後自己說出來的內容,則記得百分 之七十。在教會裡,我們應讓人人都有機會投入。在新約時代,教導遠比現在更為互動;例如,用來形容保羅在以弗所的長篇教導的字(徒廿7;「講論」)就是 dialegomai,從那個字衍生出dialog(對話)一字。耶穌告訴我們,我們要教訓新門徒遵守祂的吩咐。在小組中,可以建立某種交賬關係。不只一 次,有人對我們說,他們在家庭教會才幾個月,比坐著聆聽好的講道幾年所學到的更多!

    以下有四種在家庭教會或小組聚會進行的不同查經法,提供大家參考。方法不重要,
方法所導致的參與式討論才重要
。這三種方法都各需要一個人來帶,他們的責任是確保查經過程流暢,人人參與,沒有人(尤其是帶領人!)霸占著不放。回答每一個問題不是帶領人的工作,相反地,他應該把問題丟回給小組,說,「其他人怎麼想呢?」

    在這類型的查經裡,每個人的意見都寶貴,沒有所謂的錯誤答案。可是,萬一有人教導異端怎麼辦?(基督徒似乎一向擔心這種可能性!)多年來在幾十個這種小組 裡,我們從未見過有人因錯誤的教導而走岔路的。聖經成了權威,而非小組長。即使是和最年輕的基督徒在一起,如果有太古怪的話出現,也總會有人說,「那似乎 不對。」一位優秀的帶領人會要求人提出意見時,附上某種聖經根據來支持。

    我們的教會通常一起研讀一卷書。有時候,一次聚會查考多達一整章;比較頻繁的是只查考幾節經文。因為在某些小組裡,讀寫能力也許是個問題,我們通常只讀幾節經文,然後停下來討論我們所學習的內容。

方法一

讀了幾節經文,然後由小組回答三個問題:

它在說什麼?
它是什麼意思?
它對我的生命有什麼影響?

    你也許納悶,第一和第二個問題有什麼不同。但是以約翰福音第一章所說的「太初有道」為例,如果不問第二個問題,就可能遺漏很多意義。我們把這方法用在退休社區的教會聚會,非常簡單又容易。

方法二

    這是修改過的導航會(Navigators)方法。讀幾節經文,然後尋找與三個不同符號一致的事。第一個是問號,顯然象徵一個人不明白的某件事。第二個符 號是燭台,用來代表某件照亮(闡明)的東西,也許是另一段聖經經文,或者是某人生命中發生的事。第三個符號是箭頭,表示神正刺透一個人的心――他們知道自 己聽見神的聲音了,也需要採取某種行動。因此一個人也許會說,「我在這節經文有一根燭台,這描述上週上班時發生在我身上的情況……」

    我們運用這方法,成立了我們現有的這群教會。我們召聚了十幾位非基督徒工商人士,查考箴言這卷書,看看與作生意和財富有關的原則。在查考的過程中,每一位都成了基督徒!

   舉例應用說明:關於三個讀聖經時三個符號的象徵:第一個符號是問號,第二個符號是燭台,第三個符號是箭頭。

   我 試著就我的領受以使徒行傳13:1-5為例來說明,使徒行傳13:1-5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幾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 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並掃羅。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 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他們既被聖靈差遣,就下到西流基,從那裡坐船往居比路去。到了撒拉米,就在猶太人各會堂裡傳講神的道,也有約翰作他們的幫手。

   我們帶領這段經文時,可以問大家有沒有什麼問號、燭台或箭頭?

1.當有人對地理位置不清楚,對一些語彙不清楚,或某些聖經節不明了其意思時,他可以說我有個問號:安提阿在哪裡?什麼叫先知?怎樣的人才成為教師?什麼叫禁食禱告?如何禁食禱告?...?
2.當有人對讀的聖經節有豁然明白時,或讀出特別的亮光時,他可以說我有個燭台或亮光:原來教會裡除了牧師的職分,還有先知與教師的職分。聖靈會向人啟示祂的心意。這幾天我也深深感到聖靈提醒我...在經過幾天的禁食禱告後,我真的更深的經歷神的同在 
3. 當有人覺得某節或某段經文似乎在對他說時,他可以說我有個箭頭:這段經文讓我覺得我以前都沒有認真的禱告,我需要更迫切的為我的家人禱告,需要付上代價為 他們禁食禱告。原來許多時候我是奉別人差遣,甚至是自己血氣所差遣我應該更多的到主前認真禱告尋求,作聖靈差遣與祂所召的工。

方法三

第三個方法,我們是向羅伯.費茲學的。

    查經討論時,我們只是讀聖經,每人輪流讀幾節,視多少人出席而定。讀聖經時,人人都可以隨時打斷,發表意見或提出問題。

――阿拉法俄梅戛聖經學院(Alpha Omega Bible College)
如果看起來已經讀太多經文了,那麼帶領人就要阻止那人往下讀,問道,「誰有意見嗎?」讀了幾節還沒有開始討論,是很不尋常的事。

方法四,第四個方法是參考校園禱告網絡的T4T訓練:

    三個簡單問題帶領據點查經:1.這段經文在說什麼?2.這段經文要我怎樣順服?3.段經文我可如何與人分享? 真理的靈會在其中引導
    使用什麼方法並不重要,那只是工具而已,目的為了使人人參與查考聖經。在這裡,聖經本身就是老師,小組裡每個人不只投入教導和學習的過程,也把所學到的應用到日常生活中。

    我們難道是說,傳統的教導就沒有地位了嗎?我們的經驗是:在家裡的小型聚會,並不是長期、講課式信息的最佳場所。如果神啟示了某項有益或令人興奮的真理,務必以簡短的形式分享出來。不過,冷酷的事實卻是:聆聽冗長的演講,並不會使人成為教師!

    大聚會和小聚會有兩點主要的差異:第一,說話的機會的確少了。長期下來,人人都有機會說話,但卻不是在每次大聚會裡。第二,人數一多,常常就能名正言順地邀請具有恩賜、信息有力或有恩膏的信徒前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