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

爸爸,我回家了

傑克‧福斯特牧師的故事:

在我的心態(僕人心態、長兄症候群)改變後大約六個月,我的女兒從學校打電話來,問我是否可以帶一個朋友回家。我感到很驚訝,因為在我對天父之愛有所領悟之前,我的孩子很少帶朋友回家。我立即同意了,但是她接著說:

「恩,爸爸,我只是必須讓你先做準備.....」

「做什麼準備,莎拉?」

「她叫艾莉卡,她有一頭橘色的頭髮。」

這讓我有點卻步了,不過我鎮定下來,回答說:

「那沒關係,親愛的,帶她回家就是了。」

「但是爸爸,還不只如此,她的手臂帶著貓項圈。」

「帶著什麼?」

「而且她把耳環戴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

「為什麼你想帶這個女孩來我家,莎拉?」

女兒的回答讓我大吃一驚,並且讓我明白,神如何改變了我的心。「因為她受到很大的傷害。她父親是個毒蟲,幾年前離家了。我要她看看一個慈愛而溫柔的父親是什麼樣子。」

當然,我歡迎愛麗卡來我們家。他一開始顯得悶悶不樂,充滿憤怒。她坐在我的沙發上兩臂交叉,而我嘗試和她交談。我和她談到她的父母,也向她描述我自己的童年,以及我如何離家出走,並且和她一樣,在心靈的四周築起一個剛硬的殼。我甚至沒有向她提起耶穌的名字;莎拉和我只是坐在她旁邊,最後我終於能夠握住她的手,就像父親握住女兒的手,我看著聖靈融化了她的心。我告訴她,由於我自己所受的傷害,有好幾年的時間我一直傷害著我的女兒。然後當我問她是否可以充當她父親並以她父親的立場,求她原諒我拒絕她,她開始哭了。我從來沒有提起神,但是在她要離開時,她問我是否可以再來我們家。

隔天,當她和莎拉走入屋子哩,我聽到莎拉喊我:「爸爸,你在哪裡?」然後我聽到艾莉卡的聲音:「爸爸,我回家了。」有六個星期之久,艾莉卡天天到我們家,而每一週她的外表都有了一些新的變化。她自然的髮色重新出現了,掛在奇奇怪怪的地方的項圈和耳環不見了,最後艾莉卡將她的心交給基督。由於我放棄長兄的態度,並受到激勵去愛和憐憫一個迷失、受傷的小女孩,所以艾莉卡被帶回天父的家。

壞人喜歡與耶穌為伍。好人卻想要殺死祂。迷失和受傷的人在你身邊有什麼感覺?他們是否感受到你的憐憫和關心?或者他們感到被貶低、被羞辱、被輕視?

(上述摘錄自傑克‧福斯特「經歷天父的擁抱」一書第五章長兄症候群內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