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代禱的事奉

資料來源:和撒那月刊1998年6月刊「望樓上的守望者」專輯〉代禱的事奉

資料連結網站:大衛會幕禱告中心

代禱的事奉 / 翟辛蒂(cindy」Jacobs)

代禱者是為他人爭戰的男人、女人或小孩。因此,代求使我們最像基督。

成為代禱者,就是要學像基督,因為耶穌活著就是為了代求-------狄克‧伊士特曼(Dick Eastman)

    現今關於代求的爭論很多。有人說根本沒有代求恩賜,因為神是呼召祂整個身體成為代禱者。這使那些感覺神特別呼召自已出來代求的人,感到困惑,他們說:「如果神的身體中沒有代求的恩賜,那麼我該被安置在哪裏呢?我知道自已有主而來的特別召喚,要站在破口防堵。我每天花好幾小時興神獨處,為世界各國教會、國家及領袖禱告。」

    究竟哪一方才是對的?兩者都對。從事奉的觀點來有,我們那必須像耶穌──我們的模範──一樣地禱告、代求。但是從恩賜的觀點來看,也有許多人特別被神呼召成為代禱者。其間的差異在於,就一方而來說,它是神所賦予的恩賜,是聖經上各種服事的一部分。得到代求恩賜的人,也得到恩賜成為未來的禱告領袖。神不但使用他們來代求,更要使用他們來教導別人代求的秘訣。

    如我個人所經歷過約三個階段。起初,當我看見需求出現時,便每天花一定的時間禱告,我的時間表填滿了家庭主婦及教帥的職務。之後,主引導我白天花更多時間來代求,特別是在我放棄教職以後。我覺得自已被吸引去禱告,也發現白已經常在半夜、清晨、孩子睡午覺或上學的時候,屈膝在神面前。我生命中的第三階段,是成為禱告領袖及傳道人(當然,我還是個家庭主婦)。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那會被呼召成為專職的代禱者。

    這些不同層面的代求事奉,使我們可以把教會聯想成軍隊。軍隊中每個階級都很重要,缺一不可。雖然士兵比將領多,但二者在其崗位上,對贏得戰爭都有關鍵性的影響。基督的軍隊也是如此。我們都跟隨耶穌,祂是元師,是十字架上偉大的戰士。我們個人階級的高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堅守在神呼召我們目的崗位上。

禱告與代求

    每個信徒都被呼召成為軍隊的一分子。我們都要禱告及代求。對某些人而言,這是全時間的工作;但對其他人而言,每天生活的重點,是專注在生命中比代求還顯著的恩賜。處在這末世,我們必須找出個人在基督身體中的位置,以實踐我們所蒙的呼召和揀選。

    為了解代求的事奉,無論它是一個呼召或基督身體事奉的一部分,我們都必須了解耶穌──最偉大的代禱者──的工作。

    耶穌說:「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約九4)就這節經文,狄克.伊士曼說:『我必須』這個字眼引起我的注意。耶穌並不是說『我希望』或『我想試著去作』。祂乃是有力地宣告:「我必須作」

    耶穌清楚明瞭有些事情祂必須去作。身為基督徒,我們必須成為「小基督」,或基督的仿效者。在聖經中,我們一再地看到基督退到偏僻的地方徹夜禱告。事實上祂整個生命就是代求的生命。如果基督在世時,尚且覺得代求的重要性,那麼我們更應把它看得何等重要及優先呢?要效法基督,就必須學習代求。我們必須代求!

    分辨禱告和代求是很重要的,並非所有的禱告那是代求。事實上,許多人從未真正代求過,他們只是懇求神滿足某些需要。真正的代求有兩方面,一是求神的介入;另外則是破壞撒但的工作,即以西結書廿二30所表達的:「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滅絕這國,卻找不著一個。」

這節經文代表的含意,一方面是帶著特殊、神聖啟示的請求來到神面前;另一方面,「在我面前站在破口防堵」乃表實際破壞仇敵所設之屬靈計謀。

    不幸的是,當撒但對政府、教會,及我們的家庭大發威力的時候,部分的基督身體卻只是死死地守在那裏。撒但是策略專家。許多人說魔鬼既笨又傻,對這些說法,令我感到害怕。因為學習爭戰得勝的最重要功課之一,便是不低估敵人。但這套方法已經行之已久,而且,請相信我,牠就是要使你認為牠很笨,或甚至根本不存在或沒有能力。但讓我們留意保羅的話,並隨時儆醒:「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曉得牠的詭計。」(林後二11)

    如果說撒但沒有詭計,保羅又為何要提及呢?撒但還擁有受過高度訓練的強大軍隊,牠們懷著恐懼事奉其主人。保羅如此定義我們的仇敵:「因我們並不是興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的惡魔爭戰。」(弗六12)希臘時代的搏鬥方式是至死方休。我們與那想破壞我們的仇敵爭戰,也是彼此幾乎相接觸的徒手搏鬥。

    以弗所書六11說道:「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詭計」,希臘文的意思為「方法論」。用軍事術語來說,牠的作戰計劃是要統治全球。

    所以代禱者是用中調停的人。希伯來書七25提到:「祂(基督)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替誰祈求呢?就是那些藉著祂來到神面前的人。耶穌已付了代價,所以當我們有需要時,便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寶座前,獲得憐憫。

    我們可以用這樣的畫面來比喻。有人帶著與神旨意相符的要求來到祂而前,這時坐在天父右邊的那穌說:「父啊,請為他作此事。」於是聖父和聖子受了這個需要的感動,便差聖靈去催促身上的肢體,用禱告來站在破口防堵。許多時候我們會一再地想起某人,卻不知為什麼,不久就開始為那人禱告。我們也可能在想到其他人時,會感到危險或極度憂傷。這些那是聖靈在裏面催逼我們,而我們就在那些時刻站在破口防堵,並且父神的心意也在代求之中顯明出來。接下來,神就開始為我們所禱告的人採取行動;祂的國進入那人的生命,祂的旨意也成全了。

    要成為有果效的代禱者,我們必須像守望城牆的人一樣。「耶路撒冷啊,我在你城上設立守望的,他們晝夜必不靜默。呼籲耶和華的,你們不要歇息,也不要使祂歇息,直等祂建立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為可讚美的。」(賽六十二6~7)

    耶路撒冷四周圍繞著城牆,人們可以在牆頂上行走。而守望者總是上上下下地在城牆上巡視,注意在晚的動靜,以防衛仇敵對該城可能的攻擎。今天神在這些經文裏告訴我們,要透過禱告看到遠處,看到可能臨到我們城市、教會,或家庭的傷害。神正建立祂的百姓成為守望著,讓祂不得歇息,直到神的國建立在全地。以下數點可以幫助妳如何培養守望者的眼目:

1.簽名入伍!告訴主你願意成為守望著。
2.保持潔淨的心,以便能適當辨識神要你為之禱告的領域。
3.在生活中培養對神的敏銳度。要曉得你每時每刻那在值勤。無論你正在作麼,神都有可能呼召你改變計劃來向神禱告,並發出警報來阻止仇敵的攻擊。
4.祈求神教導你發出警報的適當時間及地點。神將需要代求之人的詳細需要,啟示給代禱者,這是一種極珍貴的信任。
5.不要怕用一些似乎是不尋常的禱詞禱告。比如說,你可能在禱告時,突然開始為一個在南美洲、你素不相識的牧師禱告。許多守望著都曾因此防止災雖威脅到他們不曾見過的人身上。路加福音廿二31~32有個守望者膏抹人的好例子:「主又說:『西門!西門!撒但想要得著你們,好篩你們像麥子一樣。但我已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

為他人的靈魂爭戰

    代禱者葳妮塔.柯普蘭(Vinita Copeland)就為其許多「屬靈兒女」站立守望。有一天主告訴她,她的屬靈女兒貝絲(Beth)正受到攻擊,撒但要「篩她就像篩麥子一樣」。於是葳妮塔告訴她的丈夫,不要打擾她,然後便進到禱告室為貝絲爭戰。一天、兩天過去了,葳妮塔的丈天非當關心葳妮塔的情況,於是招聚代禱者為這位代禱者禱告,直到第三天她突破仇放在她屬重女兒身上的能力才停止。感謝神,有代禱者願意作持續性的犧牲。知今貝絲正從事一項國際性的事奉,那是葳妮塔在禱告中所生、並加以遮蓋的。

    有時神會在半夜呼召守望者起來禱告。在渥斯堡(Fort Worth)有一位名叫拿俄米,「達屈」.杜帕(Naom;"Dutch" DuPuis)的禱告勇士,有一天晚上她突然醒來,感到有負擔為一位名叫海西第.史提芬斯(Hayseed Stephens)的佈道家禱告。當時海西第人在印尼,他的佈道在天上引起相當大的震動:當地妓院的老鴇及「姑娘」們都得救了,毒品販子和賭博圈的頭子也都進了神的國。

    一天清晨四點鐘左右,達屈驚醒過來,看到一幅有關海西第的異象,他正於被一群忿怒相民圍殺的危險中。她清楚地看到臨到他身上的事。對那些有代恩賜的人而言,這並非罕見的事。

    同時間在印尼(當地下午四點鐘),海西第剛為當地一間教會的執事禱告畢,正從房裏出來。有一可怕的景象正在等著他--約有六百人拿著耙子及鋤頭他們是回教徒,因為人們轉信基督教而感到忿怒。這些村民認為他為他們帶運,因此圍攻他。

    後來海西第描述所發生的事。「起初一陣恐懼壟上心頭,我便向神求助。我相信是這個「閃電禱告」催促聖靈喚醒他遠在德州的朋友達屈,用禱告跳到口防堵,讓神保護海西第,並賜他平安。海西第按著又說:「當我呼求幫助之後,似乎好像有一件平安的外袍披蓋在我身上。我向前繼續走,並輕聲唱著那穌之名的詩歌。」海西第披著平安的外袍,走過這群忿怒的群眾中間;它就像當日紅海在以色列人眼前分開一般。這件事提醒他路加福音四28一30所記載的:「會堂裏的人聽見這話,都怒氣滿胸,就起來攆祂出城(他們的城造在山上):他們帶祂到山崖,要把祂推下去。祂卻從他們中間直行,過去了。」

    當神施行如此超自然的保護時。這些發生在看不到之領域中的事。不是很奇妙嗎?  

    關於代求,我們正處於先知的時代。九○年代將會有靈魂的大豐收,正因如此 ,禱告的 靈正澆灌於基督的身體之上。我們必須祈求莊稼的主差遣工人下田收割莊稼。許多人素來並沒有代求的負擔,如今正被呼召起來禱告。神正在呼召祂的儲備軍隊。

    臨到各國及各民的禱告之靈,確實造成復興前的陣痛。道格拉斯.索森(Douglas Thorson)在一篇為美國代禱者所寫的有趣報告中,談到一個極普通的人--耶利米.藍菲爾(Jeremiah Lamphier),如何回應神呼召,為復興禱告的例子。此事約發生在一八五七年的紐約市。 藍菲爾隻身走在街上,分發一個中午禱告會的傳單,這個禱告會在曼哈頓市中心區富頓街角的荷蘭更正教會舉行。他在那兒等了廿五鐘,他的信心受到考驗。是後在十二點三十分,來了六個人,一個接著一個地進來。第二週來了二十個人。不久之後,他們決這每天聚集,來代替每週的聚會。六個月之內,即有超過一萬名以上的商人,每人聚集在商店及公司裏禱告。而幾乎每一間教會都一起同工,成為一體,毫無嫉妒的問題。

復興的必要條件

    我相信對今天教會的生命而言,學習禱告和代求是為復興作預備的必要條件。有誰知道目前在辦公室及教室中,有多少藍菲爾正作神此時要他們作的工作,直到有一天祂呼召他們出來成為禱告領袖,戲劇性地推動國家復興。

    在這篇報告中,並節錄了鍾馬田(Wartin Lloyd-Jones)所說的話。

    「復興的歷史清楚顯明,神常以最不尋當的方式行動。祂製造復興。並加以推動,且使之繼續進行,但此過程不一定是藉著傳道人,也許是藉著那些自認為在基督教會最不起眼、不重要的人。」

    此呼召已經向我們每個人發出了。能看到神在願意的器皿上所作的事,實在太令人興奮了!

(本文摘錄自「得著仇敵的城門」一書,以琳書房出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