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隨聖靈搖滾

資料來源:和撒那月刊1998年3月刊「青少年!興起發光!」之<專輯>隨聖靈搖滾
資料連結網站:大衛會幕禱告中心


隨聖靈搖滾 / 傑夫.慶恩(Jeff King)

編按:近年來,因著社會發展所衍生出的種種問題,使得台灣的教會開始愈來愈關心如何為主得著這一代的青少年,並為此相繼展開一些關懷青少年的福音工作。

    在美國教會力量最薄弱的西雅圖附近地區,卻有一群青少年在當地已經歷了一年多的屬靈復興。這群孩子們將他們的生命全然委身於主,主動積極地與他人分享耶穌,甚至影響了成年人。此復興是如何開始又帶出怎樣的影響呢?本期月刊將為你作摘錄報導。

降服於主的景象充滿了整個會堂。一群蜂擁跑向講台前的青少年們,將藏在香菸盒內的毒品注射針丟棄到台上。青年牧師班尼‧普瑞茲(Benny Perez)來回走動地呼召青少年們「與神和好」。很快地,地毯上就被零亂丟棄的大麻及世俗的音樂CD所堆滿。

 當青少年們湧向台前以行動表明悔改時,有些人跪了下來,其他人則在領受服事人員滿有恩膏的禱告後,顫動並仆倒在地。

 華盛頓州馬利士維爾(Marysville)「第一神召會」(First Assembly of God)的會堂內,因一支馬力十足的青少年樂團之節拍而鼓動著。年輕人們隨著敬拜所激發出的強烈熱情而上下躍動。

 這個位於西雅圖北方卅五哩的小教會,正強烈影響著美國境內西北方的青少年文化,當地素來被視為全美屬靈最乾旱的地區之一。馬利士維爾「第一神召會」每週三晚間的青年崇拜,每次都吸引了六百至八百人前來參加,人數多到甚至連會堂走道、大廳以及隔壁的團契中心都擠滿了人。

 有許多訪客來自國外。馬利士維爾的復興報導,鼓勵了數百位青少年和牧者們前來,甚至有遠從澳洲而來的。

 神正在這因波音及微軟起家而曉譽商界的區域中行作奇事。今日,這個原本不受人注意的馬利士維爾社區,已被視為北美復興的要地之一。

神進入「默默無名」的地方

 一九九二年,班尼.普瑞茲成立了一個為數廿人的青少年小組,當時的他以「了無生氣」來形容此一小組,而全程參與牧養的他簡直無法置信現今的一切。

 「不是誰贏得了(復興),亦無人是配得的。」現年卅二歲的他說:「聖經上說這全是神的恩典。」

 「馬利士維爾不是全美最大的城鎮,」普瑞茲說:「它不是一個渡假勝地。它使我想起救主誕生的伯利恆,耶穌決定在一個小小的、不起眼的城鎮中顯現。」

 甚至非宗教性的媒體也注意到她。西雅圖最大的報紙就曾將這裡所發生的事當作頭條新聞報導。一星期後,當地的兩家電視台也作了現場實況新聞轉播,而時代雜誌在一篇以復興為題的文章中亦涵蓋了馬利士維爾。

 加州洋岸市(Oceanside)「家庭團契」(Family Fellowship)教會的牧師麥克‧羅伯森(Mike Roberson)在造訪馬利士維爾之後說:「神使這復興之地並非如此容易到達,祂正於默默無聞的小地方運行。」

 「若要得到復興就必須預備自己付代價。從我所居住的地方出發,我必須轉搭三班飛機方能到達佛羅里達州潘沙科拉市(Pensacola)的布朗士維爾(Brownsville)。而馬利士維爾在哪兒呢?你恐怕需要三張地圖及二個手電筒才找得到了。」

 「這是一次讓神掌權的運動,而此運動的獨特性就在於與青少年的連結。馬利士維爾是個使你一踏入就感到與眾不同的地方之一。」

 普瑞茲表示,這運動是由熱切的禱告與禁食所發動。自從一九九五年以來,教會每天都有人通宵為青少年禁食禱告。志願代禱者會在同一份月曆上,事先選好下個月的代禱日期。

 「耶穌曾說,有些事非靠禁食禱告就不能成就。」普瑞茲說:「我們不單是為了這個好信念而禱告,我們是遵循神在一九九五年給我們的話語而行。」

 青少年們也領受了禱告的異象。在崇拜開始前的半小時,有一百多位年輕人擁擠在會堂後面的狹長儲藏室作「爭戰禱告」。穿著T恤衫、牛仔褲和耐吉運動鞋的一支屬靈軍隊,沿著狹長的空間圍成一圈踱步繞行,呼求神賜下復興。其他的人或靠牆而站,或坐在長椅上。

 七點一到,這些青少年便迅速移步到早已擠滿人群,且充滿一片興奮喧嚷聲的會堂中。此聚會在樂團奏樂聲中開始進入敬拜。吉他、鼓、鋼琴及薩克斯風的樂音,伴隨著數百位年輕人的歌聲,震動了整個會堂。

 「我們是屬神的百姓,」他們唱著並向天舉起手來。「我們前來尊榮那捨己生命,賜下永生的主。靠著祂的聖名,我們征服仇敵。耶穌得勝了!」

 曾為幫派份子、染有毒癮的青少年與模範學生及明星運動員們都一同敬拜。會堂外廳裡的三排摺疊椅亦坐無虛席。大廳旁團契中心內的人們則透過閉路電視參與現場聚會。

 並非每次敬拜的聲音都是聲響如雷的。在某次聚會中,樂團帶領會眾輕輕甜蜜地唱著:「耶穌愛我,我真知道。」

 半小時後,穿著無領白襯衫、藍色牛仔褲的普瑞茲走向講台。他將音控系統的音量調高,試圖讓這群長期暴露於靡靡之音(三分鐘MTV音樂錄影帶)中的青少年保持專注。

 普瑞茲所傳講的信息從來不裹糖衣。他使用經文中的例子幫助年輕人處理難題,例如:吸毒、自殺、性侵犯、異端等。

 「我愛這一代的年輕人,因為當你單刀直入地傳講真理給他們聽時,他們便有所回應。」普瑞茲說:「有人說這樣做太具衝突性了,然而我卻認為這是按愛心所傳講的道,因真實的愛從不會拐彎抹角。」

 為時四十五分鐘的講道結束之後,普瑞茲開放講台。當八十位青少年及成年人回應悔改的呼召時,整個會堂瀰漫著信心的氣息。

 一位年輕女孩開始哭泣,普瑞茲輕聲地告訴她說:「沒有關係!孩子,妳可以在這個地方放聲地哭出來。」

 青年服事同工們上前為走向台前的人們禱告。在這些服事義工當中,有位五十六歲的先生名叫喬治.凱勒(George Keller),他的兒子保羅.凱勒是美國有史以來最惡名昭彰的連續縱火犯。保羅.凱勒的父母當時因懷疑自己的兒子涉嫌縱火案(此案在近十年前曾威脅了整個西雅圖市)而主動告知警察,之後保羅因罪證確鑿被捕,並獲判九十九年徒刑。目前保羅仍在服刑中。

 因兒子被逮捕而面臨破產的喬治說:「在經歷了親生兒子如此慘痛的事件之後,我還能藉著神的恩膏帶給年輕人正面的影響,這對我來說真是一個奇妙的機會。」因著兒子的罪行,他們全家名譽掃地,同時也失去他們的廣告事業和房子。

 每星期三晚上,凱勒和其他服事義工們忙著為那些湧向講台及擁擠在走道上的基督徒禱告。在某次聚會中,服事義工為一位長老會的牧師禱告,這位牧師便顫抖倒地。後來醫學報告證實他得了醫治。

 普瑞茲在台上為人禱告,他說人們是否仆倒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於生命的改變,但普瑞茲仍小心地不去限制聖靈運行的方式。普瑞茲說:「不知何時起,我們將一個謊言帶進了教會,即我們在教會中不該輕易地表露內心的感動。然而事實上,當神觸摸我們時,我們會自然地將真情表露出來。」

為神預備道路

 因著青少年們回應了普瑞茲給他們的挑戰──全然委身於基督,此青少年事工所結出的果子正在增長中。這些青少年穩定地參與每週一晚間的團契小組、每週三晚崇拜之前的門徒訓練課程,以及主日學學校。此外,去年有五十位青少年受差派到西雅圖街頭傳福音。

 一支由青年人組成的「攻堅隊」,在靠近華盛頓州雷尼爾山附近的艾須福(Ashford)小鎮(「新世紀運動」的大本營)舉辦更新研習會。學生們以「耶利哥行進」的方式,七次繞行此教會,並以禱告抵擋這小鎮中的三場女巫大法會。

 「神告訴我們祂將會在大雷中顯現,」此特會中的講員──廿歲的崔維思.尼克森(Travis Nickelson)說:「我們宣告那地和一切的牆垣都要倒塌。」

 許多青少年轉而將他們的家庭及社區作為宣教禾場。馬特.利巴革(Matt Lybarger)是教會青年樂團中的鼓手,他和兩個朋友在一所中學的籃球場上,為一位六年級的學生禱告。這位由於父母離異而痛苦不已的男孩,在領受知識的言語後,因著神的大能而倒下。

 球場上其餘廿位左右的青少年,一看到這景象都呆住了。利巴革和他的朋友於是帶領了其中八人歸主。

 還有一次,利巴革在教會的停車場內,遇到一位醉酒的男子,且無故挨了對方兩拳。然而利巴革卻放下手中的樂器,邀請這位男子進入空無一人的會堂中,並坐到鋼琴前彈琴唱詩歌給他聽。

 不久這位男子竟哭了起來。後來,利巴革帶他出去吃晚餐,並花了四個鐘頭與他分享耶穌的愛。

 廿一歲的傑米.畢格貝(Jammie Bigbey)是一位為失喪靈魂哀哭的青年人。普瑞茲有時候會請他上台帶領人們作認罪的禱告。

 畢格貝決志接受基督也是在一次週三的晚崇拜中,那天普瑞茲忘了作決志的呼召,他回憶道:「我擁有一切想要的,卻感到一無所有,我的內心是破碎的。」

 當畢格貝看著其他降服在講台前的人們時,他決定離開現場。然而他僅走到外廳便停下了腳步。

 「我不想死,」他說:「我認為這可能是我最後的機會了。」他返回會堂內,並走到中央通道上跪下哭泣。

 「我在心裡求耶穌掌管我的生命,並挪走我的一切痛苦,」他說:「我不要下地獄。」

 青年人生命的轉變是如此地巨大,如同雲彩般的見證大大激勵了成年人,使他們也成群湧進這些復興的聚會中。當三個孩子的母親雪莉.海德萊(Cheri Headley)看到青少年們在台前彼此代禱時,內心深受感動。

 「他們在神的大能下顫抖著,」她說:「這些青少年身上有某種我所沒有的東西,而且正是我想要的。成年人們也在同樣的罪中掙扎著,那就是今生的驕傲與肉體的情慾。班尼所傳講的是真理、聖潔及悔改的道。」

 普瑞茲和華盛頓州的青年牧師們,皆為這些青少年對基督的澎湃熱情所震撼。

華盛頓州貝利維(Bellevue)城市教會的青年牧師尤德.弗桂爾(Jude Fouquier)說:「這個世代有半數的孩子在尚未出母腹時便慘遭墮胎,」弗桂爾說:「剩下的另一半孩子們正需要神。他們嘗試過毒品、酒精,擁有財富能買到的最好的東西。但是他們仍不滿足,生命並不圓滿。」

 在一次於俄勒岡(Oregon)舉辦的一個基督徒營會中,普瑞茲講道後,青年人們紛紛交出保險套、減肥藥丸和一袋袋的大麻。弗桂爾說:「我們將要看見美國的教會充滿青年人。」

 「我們將要看見班尼和許多其他的牧師,開始一操場一操場地餵養青年人,那將使世俗媒體大為吃驚。神將使用青年人帶領美國悔改並回到復興中!」

合一的復興

 普瑞茲同意美國正在靈性甦醒的邊緣。「這是一場棋戰,」他說:「神正在佈署祂的每一個棋子,並已隨時預備好要喊將軍了。一旦仇敵輸陣,全面的復興就快來臨了。有太長的一段時間,在美國的基督徒老是試圖復興『我們自己的』教會。而神說,不可再如此了!我們不應再追求神召會、四方教會或浸信會的復興,而應求凡屬耶穌基督之教會的復興。」

 普瑞茲的異象是全球的屬靈復興,並挑戰人們成為屬靈的先鋒,超越不冷不熱的靈命。他說:「生活過得溫溫吞吞與朝氣蓬勃地活著是有所不同的,有活力的人對屬神的事全力以赴。」

 一九九七年五月間,他於馬利士維爾外舉辦的第一個訓練特會並沒作什麼大廣告,卻仍吸引了九百人到場參加。其中約有一百五十人回應了全職服事的呼召,並走到台前表明心志。
 神的榮耀降臨下來,成排的基督徒倒在地上。當馬利士維爾「第一神召會」的青年樂團,以高八度的樂音帶領會眾敬拜神時,一位八歲大的男孩帶領人們跳起舞來。有幾個人說他們感覺到一陣微微的涼風,聖靈的風正吹進整棟建築物中。

 普瑞茲喜歡夢想作大事。他明白神對他生命的呼召是歸榮耀頌讚與主。「我的名字將不會在天上被提起,辛班尼的名字不會被提起,甚至連葛理翰也不會被提到。」他說:「在永生裡,我們個人的名字並不重要,因為唯有耶穌的名字將不斷地迴盪在天堂中。」

 普瑞茲說:「沒有人會談論馬利士維爾或布朗士維爾,神在最終的作為是全然關乎耶穌的。」

(本文原刊登於Charisma & Christian Life magazine, Nov. 1997,沈秋玉/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