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簡單得可以分殖--教會應建立在什麼價值上呢?(四)

   接著我們要來看教會建立或教會繁殖的另一個要注意的要點--簡單得可以分殖,Neil Cole, Cultivatinga Life fo God(柯尼爾,《培養為神而活的生命》)說到:簡單是可移轉的,而複雜卻造成瓦解……我們必須把過程中的雜物除去,使它變得簡單而可移轉。簡單,是在這一代完成大使命的關鍵。如果過程複雜,在移轉給下一代門徒初期就會瓦解。過程愈複雜,愈需要更大的恩賜來維持運作……K.I.S.S. 法對我最有效,它代表「保持簡單又愚蠢!」(Keep It Simple, Stupid)。在建立家庭教會手冊裡作者提到:

   很多事情會阻撓教會快速分殖。身為家庭教會,我們早已對付了主要的財務障礙,因為我們使用住家或其他生活場所,而不是用特殊的建築物,並且我們通常不期待、也不需要受薪的領袖。

   然而,我們卻另有更難以察覺的障礙。例如,我們常常延遲成立一間教會、或「倍增」一間變得太大的教會,是因為我們沒有人來教導或帶領,或者沒有音樂人才可用。如果找得到方法來克服這些問題,我們就能更快速地成立教會了。在使徒行傳第十七章可以看出,保羅和帖撒羅尼迦人相處三週就被趕出去了,而在腓立比,他們在那裡「幾天」。因此,保羅一定也面臨過這些問題。

    在奧斯汀這裡,我們把聚會簡化,這麼一來,連信主不久的人都能帶領了。我們聚會的內容是根據使徒行傳第二章,「〔他們〕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我們一人帶一道菜來聚會(也就是說,任何人都不必費很多勁,不過卻因此出現一些有趣的菜單!)我們分享生活中發生的事。我們唸一段聖經,只要有人提出問題或意見,就停下來討論。然後我們彼此代禱。

    「什麼!沒有敬拜嗎?」不是每個小組都有敬拜!有的教會有音樂人才,因此敬拜得自然流暢;有的也許無伴奏清唱。有的教會也許很少唱歌。嗯,我們舉行大聚會時,眾教會齊來慶祝,那可就不同了!然而,以這種方式,比較簡單的聚會誰都可以帶。

    Nate Krupp, God’s Simple Plan for His Church(奈特.柯拉普,《神為教會制定的簡單計畫》):神為祂的教會作了一項計畫,祂把那計畫賜給我們,就在新約裡。這項計畫非常簡單,非常自然,也非常容易分殖。

    神的計畫好簡單,簡單得我們常常看不見。我不知道魔鬼有沒有矇蔽我們,害我們看不見。這項計畫在任何環境下都行得通;在任何文化中都行得通;在任何地理區都行得通;在任何政治思潮裡都行得通;在都會和鄉下地區也都行得通;在任何經濟情況下都行得通;它在任何地方都行得通!

   Rolland Allen, Missionary Methods: St. Paul’s or Ours?(羅蘭.艾倫,《宣教方法:聖保羅的?還是我們的?》):因此,聖保羅離開他剛成立的教會時,似乎留下一個簡單的福音教導體系、兩項聖禮、一項奠定在耶穌受死與復活等重要事實上的傳統,以及舊約。顯然沒有聚會形式,當然除了聖禮的形式以外;也沒有任何禱告形式,除了他確實教過主禱文以外。對我們而言,這似乎少之又少。我們幾乎不能相信,一個教會竟然建立在這麼薄弱的基礎上。然而,這既簡單又簡潔的教導,有可能正是它的優點所在……聖保羅把最簡單的元素、以最簡單的形式教導許多人,把方法教給他所帶領信主的人、以便他們自行獲取進一步的知識,也讓他們默想這少數幾項基礎真理、以他們的心得彼此教導,如此一來,就能確保他們真正通曉最重要的事了。

   是的,我們常常把事情複雜化了,當人的意見參與時常常事情越來越不單純,為滿足每個不完全人的需要與軟弱,我們試著把事情組織化、制度化、複雜化,反而往往因著一些束縛把自己綁住,以致失去了動力與行動力。這也難怪耶穌在馬太福音 18:3 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因為要像小孩般的單純、謙卑,才較容易摸著神的心意,照著主的方式做事,因而得蒙神喜悅與祝福。如同德蕾莎修女所堅持的A simple path 一條簡單的道路。她也沒有秘書替她安排時間,沒有秘書替她回信,信都由她親筆回,在李家同教授去訪問她以前,中山大學的楊昌彪教授說她一定會有一群公關人員,替她做宣傳,否則她如何會如此有名?而且怎麼會有這麼多人跟隨她,李教授覺得這好像有些道理,他想如果她有這麼一位公關人員,他可以向她要一套介紹德蕾莎修女的錄影帶,可是李教授發覺他錯了,她沒有任何公關人員,更沒有任何宣傳品。在天主教各個修會人數往下降的時候,她的修會卻一直蓬勃發展,現在已有七千多位修女和修士們參加了這個仁愛修會。修士修女們宣誓終其一生要全心全意地為“最窮”的人( poorest of the poor )服務。教會繁殖的門檻假若簡單且低得人人可以繁殖,絕對會產生福音的爆炸性,我們也會看到初代教會主天天把得救的人數家給他們的景況發生在現今。但現今的景況似乎不是如此,不禁我們要問,是否因著我們把事情複雜化了,因此教會繁殖、教會植堂、教會增長的門檻弄得過高了,以致於許多人、教會月不過門檻,因而也看不到教會復興的景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