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8月15日 星期六

家庭教會的重新探索

在我們生活的國度,當唯一能被接受的教會都是政府所批准的,我們便不得不重新審視它的形式了。這樣的環境和條件使得我們必須定期與其他基督徒舉行非正式的聚會來進行團契。我們閱讀並學習神的話語,讚美敬拜神,禱告並盡可能的接觸那些渴望尋找耶穌的弟兄姐妹。我們稱它為家庭教會,這樣的教會形式對於一些人而言是新穎而值得質疑的。但,這真的是一個全新的概念麼?這違背了聖經麼?下面是我們就這個問題所做的研究:

家庭教會的重新探索

[本文摘錄自傑森.約翰的文章]

自五旬節以來,就一種教會形式存在至今。目前而言,這種教會形式容納了比世界各地各式各樣的教會更多的基督徒。它被稱為,家庭教會。名副其實的,它也就是那種在家中進行聚會的教會。這是在聖經新約中唯一的一種教會形式或者說它是君士坦丁大帝時期前唯一的教會形式。(在考古學術中有兩個有爭議的具體時間點)。在西元313年至321年之間,君士坦丁大帝將基督教定位官方宗教,並對於捐助教會建築物實行優惠的稅收政策,將神職人員納入自己的工資發放範圍,並正式宣佈周日為正式敬拜日。一個免稅的,由有薪金的神職人員管理物業的教會形式取代了簡單的家庭教會。然而,家庭教會仍然保存至今。

我們將家庭教會做一個簡單的定義,就是一組信徒在家中以新約中的教會形式而聚會。這通常集中於在一小群人中的祈禱,團契,學習以及傳福音的基本知識。他們都被鼓勵參與,利用他們屬靈的恩賜以及聚會之外的時間,在社區中一起分享生活。家庭教會的研究挑戰了教會普遍的存在形式,而且幫助我們重新回到聖經中思考教會的功能及意義。原因很簡單,因為家庭教會不可避免的挑戰了三個西方教會中不必要的因素:教堂(聚會的場所),神職人員以及聚會方案。

一個特殊的教堂建築是阻礙必要教會運作的因素之一。如果在一個典型的第二個世紀的羅馬城鎮一個旅客要求找一個教會,他所指的是“人的集會”,而不是一個物理化的結構。就算是文學上來說“教會”的希臘語是指“被叫出來的一群人”與“聚在一起”有相關的含義。所以說,為什麼當被問及“你的教會在哪裡”的答案,往往卻成為了一個有指向的具體位址?建築的形式已經過度取代了人作為教會的基本性質和功能。

在基督教的聖經中是沒有聖地的。只有唯一的聖潔上帝與一群聖潔的人們一起生活。這個概念在舊約中就開始形成了。燃燒荊棘的地方是聖潔的只因為上帝在其中。這個道理用在聖殿及禮拜堂上也是真實成立的,因為上帝的存在使得這些地方聖潔。將要降臨的聖子耶穌,帶來了他對這些概念的完全理解。他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翰福音4:23). 不需要具體的位址。

由五旬節開始的教會,並不是人充滿一個聖地,而是上帝將一群渴望他的人聚集在同一個屋子裡 [傳道書2:1]
同樣的,家庭教會的形式也沒有什麼神奇之處。它強調了聖經中的教會是上帝子民們可以開始並存在任何得以呼吸的地方的概念。它推動了耶穌話語中的真理,“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那我們是應該強調上帝充滿在聖潔的建築裡而不求告上帝讓聖潔的人相聚麼?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問過同樣的問題:“豈不知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頭嗎?”建築的形式限制了在教堂的尖頂和十架下的聚會。而家庭教會的形式為使人們更容易記得教會是人,而耶穌與他們同在創造了更多的空間。

當耶穌說要更換聖殿的時候,他的意思遠遠大於物理結構上面的更換。他還取消了對神職人員的劃分及等級化。馬太福音27:51說,“忽然殿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往往,只有大祭司才能夠走進帷幔的後面,所以當教會中的祭司被提拔的時候殿裡的帷幔就會被再次懸掛上。 這個將神職人員與俗人分開對立的帷幔從神那裡將聖潔的人分離出來並在教會的運作中根生地固。 馬丁•路德說過一句名言“信徒皆祭司”。但不幸的是,這句名言所指的只是人不應該再通過祭司,而可以直接進入上帝的恩賜與救贖的這一層意思。他忘記了其實這句名言更意味著所有的信徒都有自己得到的恩澤,都擁有一個所謂基督身體的教會中的角色。當我正為路德的名言感恩他的時候,他也已經簡單的將過去的祭司化的格局用新的祭司和舊時的結構替換了。教會從來沒有起到過它應有的完全作用直到那帷幔再一次被打開。這個想法可能會引起很大一部分土地上面的人的騷動,也可能使得一些堅如磐石的觀念碎裂,但是重新審視教會是值得我們吃一點苦的。

“教會是人”、“信徒皆祭司” 是教會中必不可少的兩個因素,但是當教會的團契成為了一個持續不斷地爭議以及焦點的時候,那又會發生什麼呢? 一個全新的敬拜正在世界各地發生。這並不是成百上千人在北美舉行的“重建”運動,也不是成千上萬人購買最新出版的敬拜光碟。真正的更新是上百萬世界各地的人都在學習如何在一個人的家中團契,敬拜禱告。人們正在從健全的教會體系回到這使徒行傳裡面所描述的基本的功能,“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掰餅,祈禱。…. 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懇切地在殿裡且在家中掰餅,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 祈禱,查經,團契都是聖經中的教會的基本功能。在神殿中聚會,在家中聚集,用聖餐, 或一起吃飯都是早期教會功能的基本形式。

人們會問家庭教會是什麼樣子的。家庭教會就好像是一個由耶穌為中心的不斷擴張的家庭。從這個家庭出發去接觸那些沒有這樣家庭的孤兒們。我們在這個家庭裡面集會是為了禱告,查經以及增進彼此的關係。 聽上去是不是很容易? 沒錯,他就是這麼宜人的容易。

為什麼是家庭教會?

[摘錄自Floyd McClung 的文章]

在我們生活的星球上面,有超過30億的人從來沒有聽說過耶穌基督的名字。有成千上萬的組織沒有被“上帝的愛”的佳音所涉及。貧窮,腐敗,可預防的疾病以及饑荒已經導致一個一個國家甚至大洲徹底毀壞。面對這些關於對上帝仁愛的信心,以及服從他的命令的挑戰時,我們被混淆了。

我相信耶穌基督的教會將會是全世界的希望。同時,有人會說這就將耶穌孤立了,而耶穌本身就是世界的希望。完全不是這樣! 耶穌他自己選擇教會作為對全世界需要他自己的答案。任何來自教會美好都來自耶穌本身。

我相信教會已經被耶穌般的仁愛所委託去應對這個世界物質層面的挑戰以及帶著這關於耶穌的好消息去應對精神層面的挑戰。我所相信上帝的愛是有兩隻手:一隻手拿著食物,醫療藥品和潔淨的水,然而另外一隻手拿著的是關於上帝之愛的佳音。

因為對於教會的熱愛,我在教會中服侍了整整70年,我也沒有打算放棄教會。 教會也有自身的需求,也有軟弱的一方面。 更重要的是,沒有耶穌她也是守望無助的。但是教會是耶穌的新娘,是他的家,因此我們熱愛教會。我熱愛教會的全部,無論大小,黑或白,貧窮或富有,年輕或者古老的。我也對家庭教會感到興奮,但這不意味著我將耶穌基督身體其他的部分排除在外。若你要找的是一個反對或者批評制度化教會,宗派或者大型教會的人,那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對家庭教會感到很興奮是因為上帝的聖靈正通過他們發揚光大來涉足我們星球。 這不僅僅只是說說而已。當今,圍繞全世界發生家庭教會的運動是非常壯觀的。家庭教會在全世界範圍以龐大的數量劇增的現象已經引起了我的關注。可能全世界教會數量的增長都不及那小而簡單又容易複製的教會所具有的重新探索的力量而重要。上帝正在這樣形式的教會上面呼吸,這值得我們所關注。

我所說的並不是全世界範圍裡面那幾千家家庭教會,不過正因此我倒很樂意看見同樣的事情會在北美以及歐洲發生。我說的是在非洲,亞洲以及拉丁美洲那些成萬上億的人們正在通過這些千千萬萬家小而精的教會走向基督。我很渴望看見我自己的國家以及全世界發展中國家都能經歷同樣的恩賜。

使這些小而精緻的教會穩定運作的制度也同樣能夠幫助個人屬靈的成長。這些制度產生的所有性,問責性,自發性,參與以及責任也將在人們的生命中鞏固

我相信,上帝有個很大的夢想。同時我也相信,他也曾把一個生活,一個家庭,一個小的教會社區建在他的教會裡。我也,同樣夢想著一個很大的夢想,但是我所學到的是如果我要建的好,我一定要“建得小”。 任何有持久效果的運動的成熟性和有效性可以通過它如何為人們培養能夠提供一種教會功能的小團體文化去判斷出來。

對於家庭教會的模型我很期待因為那裡正是上帝的聖靈在世界上四處活動的地方。而毫無疑問的是,絕大多數從來沒有聽過關於耶穌這個佳音的人都來自那些對傳統以星期天敬拜為主並由主要建築帶領的教會並不開放接受的國家。如果教會想要去接觸那30億我們星球上的窮人而他們住在偏遠的山村或者擁擠的城市。是不能通過這些西方教會的計畫驅動以及專業神職人員的模式做到的。

而使我興奮得並不是這一特殊的教會模式,而是當人們在探索新約聖經所提及的在小型社區裡面建造教會的原則的過程中,神的屬靈在平凡人的生活中所作的功。正是這些原則,給於家庭教會模式運作的力量,而不是模式本身。這些原則也是不複雜的,它不要求一系列神學教育去真正搞懂他們。他們交織在使徒行傳裡所有關於教會的故事中。而且他們滲透到全世界各地的家庭教會運動中。

通過這個想法,我已經將我的生活奉獻給培養教會的園丁們去那些沒有被接觸的地區並且相信神將使用他們讓那些小而簡單,基層化的教會的萌芽運動得到誕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