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屬神的祭司



賽53:12 蕭富山傳道

 神正尋找屬神的祭司

弟兄姊妹平安!相信大家都期待看見復興與轉化,期待我們個人、家庭、教會、城市、土地與國家得醫治與復興。從代下7:14「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知道我們的土地若要醫治,我們必須自卑、禱告、尋求神的面,轉離我們的惡行。簡單來講就是必需建立屬神的祭壇,像亞伯蘭一樣他所到之地都為神築一座壇,因著他不斷築壇,一再吸引神的同在,因此能將黑暗的仇敵往外推開,帶來土地的醫治與祝福。

所以復興轉化的關鍵在於是否有屬神的祭壇建立,當屬神的祭司在壇前獻上祭物、向神禱告立約,呼求神的同在,神就回應這個禱告。因著祭司建立祭壇的緣故,神就得到合法的權柄,可以在這地宣告主權介入這地的事情。但祭司有兩種,有屬神的聖潔祭司,也有不聖潔的、屬撒但的祭司。哪個祭司的職份可以在這地真正掌權,就決定了這地的未來。

這也難怪在聖經中我們看到神一直在尋找一群願意與祂立約,並能明白進入神心意的祭司。不管舊約出埃及記19:6「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或新約彼得前書2:9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神在乎召一群屬祂的百姓成為他國度的祭司,如同慕約翰牧師強調的,教會受召乃是成為「立約的祭司」,能分辨並承載神對土地的心意與工作。這立約的祭司必須願意堵住破口,免得神的名在這地被褻瀆。神的心意並非要毀滅這地,而是要祂的百姓成為聖潔的國民、祭司的國度。彼得前書2:5也說到:「你們來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為靈宮,作聖潔的祭司,藉著耶穌基督奉獻神所悅納的靈祭。」因此轉化復興關鍵中的關鍵就是,這地是否有屬神的聖潔祭司願意起來堵住破口,免得神的名在這地被褻瀆。

雖然神一直在尋找這樣的祭司,但祂似乎很少找到這樣合祂心意的人,難怪祂會借以賽亞發出祂的哀痛與感歎,賽59:16「他見無人拯救,無人『代求』,甚為詑異。」。祂也借以西結表達祂的失望:結22:30「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卻找不著一個。」求神幫助我們不只是禱告,為自己在地上的需要求而已,更要成為一個屬神的聖潔祭司,建立一個聖潔的祭壇,像亞伯拉罕一樣可以站立在神面前,為我們的家、土地、國家代求並帶來祝福。

 屬神的祭司--劬勞的代禱者

祭司基本的工作就是獻祭、代禱,並檢查人身體病痛與產業是否潔淨。他就像是人與神之間的橋樑與中保,相當於他就是一個代禱者,在神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因此接下來我們要以代禱者的角度來看屬神祭司應有的特徵。從聖經裡分析歸納可知一個真實的代禱者,會有三方面特別顯著的特徵,這在一般的禱告者身上並不一定會看得到,那就是:認同、奉獻順服和果子。

(一) 認同

舊約曾多次提到,獻祭時獻祭的人必須親自按手在牛羊等祭牲的頭上,使牠們成為贖罪祭(利3:1-3; 4:4,15,24,29; 16:20-22)。按手在祭牲頭上,是表明祭牲代替獻祭的人,獻祭之人的罪歸於祭牲。另大祭司在贖罪日按手在那要被流放的公山羊頭上,表示將以色列人的罪歸到羊的頭上(利16:20-22)。利未記16:21「阿撒瀉勒」的代罪羔羊,亞倫按手在活的公山羊,代表把全民的罪歸於牠頭上,然後把牠放逐到曠野無人之境。這樣做的意義,大祭司藉著按手,使以色列人一年的罪都歸到這祭牲的身上,替他們受死。按手代表認同的意思,藉由按手,以祭牲代替以色列人。在新約更是進入屬靈的實際,耶穌就是那無罪的羔羊,擔當我們的罪惡。他在十字架上與我們認同,成了我們的贖罪祭,代替我們而死。賽53:4:「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
耶穌是我們永遠的大祭司也是代替我們獻上的祭物,祂就是代禱者向他所代求的對象「認同」的最好榜樣。賽53:12上這樣形容他:「他將命傾倒,以致於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卻擔當多人的罪,又為罪犯『代求』。」作為一位神聖的代禱者,他為我們每一個人「代嘗了死的苦味」。祂的認同到一個地步,他謙卑自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他也為我們的緣故,成為貧窮;最後,他為我們取了罪身的形狀,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因他完全瞭解我們所遭遇的,所以他能長遠活著為我們祈求,並且借著他在父面前有效的懇求。

聖經中有兩處明顯例子告訴我們認同性的認罪與代禱,但9:20但以理說:「我……承認我的罪和本國之民以色列的罪。」尼1:6尼希米說:「我與我父家都有罪了。」但以理和尼希米二人不僅承認他們自己的罪,也承認他們父家、祖先及同袍百姓的罪,因他們認識這邪惡已感染到他們同時代的人。因此,他們認罪並未將祂人犯的罪免除於他們自己生命之外。就像耶穌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一樣,耶穌並沒有犯罪卻為我們承擔所有罪的刑罰,所以救恩就臨到我們身上。因此當有人肯作這種禱告,神就可以動工。不是我們能提供救恩,因耶穌已經提供了。我們乃是讓神可以透過我們中保、代禱者的角色,向在罪中的人施恩。

「代禱」,就是「認同」站在別人的地位上為他祈禱。當人身處在苦難與罪裡,不知如何禱告,這時需要有人站在他的地位上,為他向神祈禱。為人代禱時,我們必須要能體會這人所經歷的一切,這樣代禱才有果效。他的懇求能發揮效力,是因為他犧牲自己的生命給那些他所代求的對象,他衷心真誠的代替了他們。他將自己完全沉浸在對他們的需要和苦難的關懷中,甚至可能的話,他願意受同樣的苦。所以「認同」是一位屬神代禱者應有的第一個特徵。

(二) 奉獻順服

從聖靈我們可以看到代禱者另一個特徵,羅8:26「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為我們禱告」。聖靈在找願意讓祂居住在他們的心靈和身體之內的人,祂在找可以安置祂的負擔的心靈,在找祂能借著受苦和工作的身體,做祂在地上要完成代禱的工作。

但這樣的人與器皿,真正進入這樣代禱的生活以前,他首先必須將這人裏面所有出於天然的部份,徹底對付清楚。如對金錢的貪愛、個人的野心、對父母和所愛的朋友們的天然的感情、肉體的情欲、對生命本身的喜好。所有為他個人的舒適或利益的打算,為他自己將來發展的打算,為了他自己那一小撮朋友的打算;這些都必須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如同保羅的見證必須成為我們的經歷:加2:20「我已經(並且一直保持著)與基督同釘十字架。」我們的自我,必須要從一切的傷害捆綁中被醫治釋放,好讓我們能成為聖靈藉以工作的器皿。

在「釘死在十字架上」過程的進行中,真實的代禱才會開始。借著神給予內在的負擔與呼召,在行為上順服神的旨意,聖靈才開始透過這些潔淨過的器皿,為這失喪的世界活出愛和犧牲的生活。摩西:他選擇離開埃及皇宮,和他那些作奴隸的同族弟兄們「認同」;他陪著他們經過那「被廢棄的、荒蕪的曠野」。當以色列人因著拜偶像,而使神的憤怒臨到他們時,摩西發出了那不平凡的代禱。他以他的生命作為替他們代禱的代價:出32:32「倘或你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他作了「願將自己作為贖他們的罪的代價」的呼求。

以賽亞為要警告以色列人,必須「露身赤腳而行」三年(賽20:2)。我們幾乎不能相信會有這樣的事,但事實真是如此!何西阿必須要娶一位妓女,來讓他的同胞知道,他們的天父願意再接納他那充滿屬靈淫亂罪惡的新婦。神不容許耶利米結婚,是要警告以色列人,若他們不悔改,將面臨被擄監禁的恐怖和悲劇。神不許以西結為他妻子的死亡流任何一滴眼淚,他遭遇他眼目所喜愛的被取去(結24:16)的不幸事件,是要警告以色列人,若他們不悔改,也會遭遇同樣的慘事。以上所舉出許多神所曾大大使用的器皿,在神所量給他的範圍內,都是個代禱者。

真正的代禱者曉得神知道他是個把心靈與生命全然交托給神和他的榮耀的人,他們不是靠代禱來拯救我們,乃是藉著犧牲他的自己。他代禱的能力根源於他的犧牲;代禱乃是去求因得著犧牲所要贏回的一切。以賽亞書53:12清楚地闡明:「他將命傾倒,以致於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卻擔當多人的罪,又為罪犯『代求』。」主耶穌把自己交托給神的旨意,因此他贏得影響這旨意、引導這旨意的能力。他在焚燒淨盡的愛火中,為罪人獻上自己,因而贏得了為他們代禱的能力。因此只有當人追求親身進入與基督同死的境地,將自己全然獻給神也獻給人,才會勇敢、堅忍如聖經中這許多的屬神代禱者。代禱者的另一特徵就是全心「奉獻」給神、全心「順服」神的旨意。

(三) 果子

約12:24「一粒麥子若是落在地裏了,就要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5:5「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代禱者因著認同於被代禱者的痛苦而禱告,使得他在神面前能得著一個特別的地位。他能抓住神的心意,因此他的禱告常能進入神的計畫;聖靈藉著他的代禱來完成神的計畫和心意。當神的器皿付出代價,內心和神的摔跤而順服,我們的祈求能滿足神的心意時,開始會有「主的話被賜下來」。這時,軟弱的器皿就被聖靈披上權能的外袍,「偉大的工作」也就藉此得以成就。這種恩典的代求,自然實際會發生果效,結出許多子粒與果子。摩西因著代禱,成為以色列的拯救者,使他們免於毀滅。保羅為神的選民代禱,使他得著那時代從神而來的最偉大的啟示,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要聽聞福音、外邦人得救的數目將要滿足,以及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羅10、11)。

但林前12:29-30「豈都是使徒嗎?豈都是先知嗎?豈都是教師嗎?豈都是行異能的嗎?豈都是得恩賜醫病的嗎?豈都是說方言的嗎?豈都是繙方言的嗎?」神給每個人的呼召、恩賜與計畫都有不同,相信祂給的代禱負擔可能也會有所不同。豪威爾說到孤兒之父慕勒先生從未在為病人禱告上取得「代禱的地位」。他一生中只有一次,神使他所禱告的病人痊癒;另有一次,他為另一個病人禱告,但那人卻沒有得到醫治。然而慕勒先生說,這並不是他在禱告上的失敗,而是他並未曾在為病人禱告上得到一個「代禱的地位」。但在另一方面,他在為孤兒的禱告上,則從神那兒得到一個「代禱的地位」。他總是預備為他們的利益首先受苦——如果除了一位以外,其他人都能得到食物,他一定毫不遲疑的要求做那一位挨餓者。因此,在這個領域內的供應,神委託他並保守他負責來看顧孤兒,使所有的需要經常都能得到滿足。

在德國的布朗哈德牧師,卻是一位得到為病人禱告的代禱地位的人。在他開始和邪靈爭戰後,他用了超過十八個月的時間來禱告禁食,才得到最後的勝利。許多人提出對他的不滿,說他忽略了他作牧師的職責,而將時間都花在為病人禱告上。但他回答說,「主耶穌曾給我們半夜為朋友借三個餅的比喻,雖然看起來那人所做的似乎不值得。」所以,他要繼續為病人敲天上的門,終於,他禱告通了。於是神打開了天窗,傾倒下他的恩典。他不只使數以百計的病人得到祝福,他也因此提高了教會屬靈的水準。

代禱者對別人所遭受的苦難對他而言也是如此痛苦,他為他們所作的禱告就像為自己懇求一般,而他們的代禱也必會結出「果子」來。

所以弟兄姊妹你們要看見復興與轉化嗎?看見我們個人、家庭、教會、城市、土地與國家得醫治與復興?那我們需要先有一個穩定的祭壇生活,我們自己必須先成為一個屬神的聖潔祭司,能夠成為一個「認同」站在被代禱者的地位的代禱者,全心「奉獻」給神並全心「順服」神的旨意來代禱,結出「果子」完成神的工作,滿足神的心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